小时候,看电影《闪闪的红星》百看不厌,里面的插曲《红星照我去战斗》更是让我如痴如醉,从那时起,军歌就给我埋下了长大去参军的理想种子,梦想有一天象潘东子一样唱着歌去参加革命的队伍。

  高中毕业,终于梦想成真,和许许多多的青年一样听到军歌的召唤加入到人民军队中来。由于我从小性格内向,在学校也没有上过音乐课,加上一口浓重的山东话,所以刚到新兵连时,一直不敢大声唱歌。我们这些来自五湖四海操着南腔北调口音的新战士,一开始合唱《团结就是力量》时,就象噪杂集市上的声音大杂烩,歌没有唱完自己先笑喷了,班长没有责备我们,而是耐心细致地帮我们一个个纠正发音,一遍遍不厌其烦地教唱,讲解歌词的中所蕴含的深刻意义,鼓励我们说歌声代表一个集体的士气,不光声音要大,还必须用心去唱。我们按照班长教的方法细心体会,渐渐克服了存在的毛病,形成了合拍,歌声变得坚强有力,在唱歌过程中,我们深深体会到了歌声带来的凝聚力,彼此的心也慢慢地贴近,融合在一起。在新兵连新年联欢晚会,由我独唱的《说句心里话》赢得了大家阵阵掌声,我也因此克服了胆怯内向心理。

  直线加方块的军营生活看起来是单调枯燥的,严格紧张的军事训练也常常让人感到疲惫,但只要一唱起军歌来,浑身就象充满了电一样精神百倍,汗水和泥水染花的脸上会立即会盛开出喜悦的花朵,疲惫也会消失得无影无踪,让人真切地感受军营生活每天都是多么快乐幸福,充满无穷的活力。

  歌声不仅丰富了我们的军营生活,在关键时候也能产生出无穷的战斗力。记得有一次,我所在部队奉命开赴燕山深处进行野战生存训练,在那怪石嶙峋、荆棘从生的山林里,官兵每人负重40多公斤,携带一份熟食,一天要行进50多公里路。早上,官兵沐着凉爽的晨风,唱着高亢的军歌,翻山梁、穿峡谷、过山涧,个个精神饱满,健步如飞。临近中午,火辣辣的太阳晒得地表火热难当。部分战士喝干了军用水壶里的水,步履明显有些缓慢。见此情景,宣传干事鼓动各中队唱起了军歌。各中队拉起歌来,你一首《小白杨》,我一首《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歌声此起彼伏。慢慢地,这种断断续续的小合唱变成了大联唱。歌声在山间小路、奇峰叠峦间回荡,像不停流淌的泉水,滋润了每名官兵的心田,也驱散长途跋涉的疲惫。

  现在,我虽然已经脱下心爱的军装,离开部队转业到地方工作,但我还会经常唱起军歌:“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打败了日本侵略者,消灭了蒋匪军。我是一个兵,爱国爱人民,革命战争考验了我,立场更坚定,嘿嘿,枪杆握得紧,眼睛看得清,谁敢发动战争,坚决打他不留情……”那种自豪感会瞬间传遍全身,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因为军人勇往直前的精神已经深深扎进我的骨子里,流淌在我的血液中也应当是一名共产党员永不褪色的品质。

本篇文章为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本站不反对和赞成原文观点和看法,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