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流体力学领域的顶级专家,也是美国前十名校的终身教授。

他曾经在美国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Los Alamos National Laboratory)工作,而这所美国国家实验室,曾云集大批世界顶尖科学家,既有“原子弹之父”奥本海默、亦有“氢弹之父”爱德华·泰勒以及诺贝尔物理奖得主欧内斯特·劳伦斯,是著名的科学城和高科技辐射源,参与过曼哈顿计划。

他在美国功成名就,前途似锦,但是却依然归国。他就是我国科学院院士陈十一。

成美国名校终身教授 却漂洋过海回到祖国 北大毕业的力学博士

1987年,北大博士毕业后,陈十一选择了去美国Los Alamos国家实验室攻读博士后。与其他前往美国学习的青年不同的是,陈十一的 “美国梦”,不是去欣赏那里的“自由世界”和富有物质,而是追寻那里的科技和创造力,去学习中国国内缺少的科学知识。他既是美国Los Alamos国家实验室中第一个中国内地博士后,也是第一个获得以Oppenheimer命名的博士后的中国人。

陈十一成为美国著名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讲席教授,乃至该校系主任、终身教授,曾两次获得美国研究和发展杂志年度100奖,90年代初打破了当时直接数值模拟中Reynolds数的世界纪录,其相关研究成果已被国际湍流界广泛引用,此刻已是学业有成,更是年富力壮,然而,安逸的生活却并没有阻止陈十一报国之心,在美国生活的18年里,陈十一经常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有那么多优秀的学生来美国后更容易在学术上做出成绩、取得成功?在他看来中国有很多很好的工科大学,但还是缺少特点突出的以培养创新人才为主的工科院校。陈十一认为报效祖国除了自己搞科研,更需要从育人着力,培养更多有创造力的人才和科学家,这才是强国的根本。

从2003年开始,陈十一开始和北大的领导们进行了一场重要的讨论,而这场讨论给北大的学科发展带来了新的曙光。2005年,北京大学决定重建工学院,并聘请陈十一担任创院院长。而那时恰逢陈十一的妻子病重,但是陈十一的妻子同是北大毕业生,给予陈十一很大的支持:“你去吧,这是你一直想做的。”

陈十一深知,自己的妻子深爱这所母校,深爱中国。最终陈十一克服重重困难,带着为中国创新而奋斗的梦想和对家人的牵挂与愧疚回到了北京大学,开始了自己的“中国梦”。

而这是一段艰苦却有重大意义的追梦之旅,只有约100平方米的小楼,光杆司令,以“致力于工程科学新知识的发现和应用,培养学术领军人才及产业领袖,引领中国与世界技术创新”为使命,艰苦创业,建立全新的工学院,一个以创新工程教育为己任的工学院。多年后的如今,北大工学在世界上的一些排名中已居30名左右。2011年,世界工学院院长大会选择在北大召开,预示着一个高度活跃、富有创新能力的新型工学院已初步建成。

然而,陈十一并没有因此而自满,他心里那个在中国办一所新型的世界一流大学或学院,为“中国创新”培养人才的梦想,并没有因此而止步,2015年至今又出任南方科技大学第二任校长,还是西湖大学董事之一。

陈十一在育人的同时,也继续搞着自己从事湍流理论与计算流体力学方面的工作,在自己的领域也取得一个个骄人的成绩,他的团队利用多尺度混合算法研究了跨越多于多个空间、时间尺度的流体物理,首次精确计算了有奇异性的流动现象,这个研究对微纳米流体流动、燃料电池、生物系统等会有广阔的应用,此外,他还和北大团队一起发展了湍流中的混合算法,给出了阻力和分离流的精准的湍流计算模型。

就是这么一个“大牛”,漂洋过海,放弃一生荣华,只为你——我的祖国,在一个个像陈十一院士这样的人才带领下,中国必然富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