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新中国, 他愿以身许国 重阳追思中科大创始人郭永怀先生:

两弹元勋郭永怀

几十载风雨沧桑,他们筚路蓝缕追求梦想;七十年薪火相传,他们的后代以父辈为旗帜传递红色基因。

终生无悔,他们在壮美的心声中留下远去背影;砥砺前行,他们的后代在奋斗的脚步里追寻着空谷足音。

郭永怀,1909年4月4日出生于山东省荣成市,著名力学家、应用数学家、空气动力学家,近代力学事业的奠基人之一,郭永怀是中科大创始人之一。 1958年,郭永怀与钱学森提出要创办一所培养新中国科学家的大学,随即中科大成立,他担任化学物理系首任系主任。他为发展导弹、核弹与卫星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

1968年12月5日凌晨,郭永怀搭乘的一架飞机即将要降落在北京机场。放下起落架,飞行员开始降低高度。

2000米、1000米、500米,就在离地面400多米的时候,飞机突然失去了平衡,从百米的高空直接坠落到机场旁边的玉米地里,不到10秒的时间,一声巨响,浓烟起,飞机失事了。

这是郭永怀随身带的那块手表,时间永远定格在了凌晨3点03分。机身残骸中找到他的时候,发现他和警卫员紧紧地抱在一起。两具遗体已经烧焦到面目全非。被吃力地分开之后,中间掉出了一个公文包,竟完好无损。

1967年6月17日,中国第一颗氢弹爆炸试验成功。

蘑菇云升起,举国同庆,一片沸腾。试验现场郭永怀直接晕睡过去了,他实在是太累了。带着成果凯旋,他坐飞机回到北京,受到了不能公开的热烈欢迎。很多人到西郊机场去接他,叶剑英等元帅们都去接机。

那一次是傲人的成果,迎接他的是以善之名骄傲的姿态,是花环。但没想到这一次迎来的却是簇簇的花圈。

其实,公文包里的那份文件是郭永怀在青海基地,呆了两个多月,试验中发现的一个重要线索,是国家机密文件。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不知道得拥有多少的勇气、魄力、冷静和理智支撑他去做的判断。颠覆坍塌间,最后一分钟营救,他的选择就是结果;他的任务,就是爱。他把爱,分毫不剩,都给了国家。

这样的锐气和聪慧在他生前的一件事上就已经锋芒毕露。留学生涯要结束的时候,为了尽早回国,不受阻挠。郭永怀在朋友举办的送别会上,当众把自己积累了十多年,未发表的研究数据手稿,全部烧毁,付之一炬。他只是轻轻地说:嗨,烧掉了好,烧掉了好,反正东西都在我脑子里头呢,什么时候我要用还可以再写出来。

带着披荆斩棘的气质,他攒来了回报。那就是令人称羡的幸福的家庭。1968年,女儿郭芹插队到内蒙古兵团,冬天很冷,给他写信想要一双棉鞋皮棉鞋。他去看了,但他不知道女儿脚的尺寸,就没买成这双鞋。

这是1968年11月3号,郭永怀写给女儿的一封家书。“布鞋暂没有,你是否画个脚样来,待有了货一定买,这里有一种翻皮棉鞋,本想代你买一双,因为尺寸没有,没敢买。11月3号,爸爸。”

然而,这封女儿还没来得及回信的家书,变成了永久的遗憾,家书变成了遗书。当坠机的噩耗传来,正在中南海开会的周恩来总理痛苦万分,可他的妻子李佩却镇静到让人屏息,她几乎没说一句话。

那是无言却身心俱裂的夜晚,李佩躺在床上,偶然发出轻轻的叹息,克制到令人心痛。在郭永怀的追悼会上,受到严重政治审查的李佩,只能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长椅上,无奈也渺茫地注视着这个似近似远的丈夫,寡言却坚执。

郭永怀和李佩夫妇用一生的时间,书写着人间大爱,无私到没有残存。

早年从美国带回的手摇计算机、电风扇、小冰箱,捐了。郭永怀走后,写字台、书、音乐唱片,捐了。李佩先生一生教学的英语教案,也捐了。汶川地震捐款,挽救昆曲,支持残障幼儿园...看似寡淡的岁月,其实铺展得丰盈甜蜜。

2003年,中国科大45周年校庆时,李佩先生将郭永怀先生的那枚纯金质“两弹一星功勋奖章”捐赠中国科大校史馆永久珍藏,同年,中国科大设立“郭永怀奖学金”,李佩亲自为获奖学生颁奖。

2008年是中科大校庆50周年,当年李佩和郭永怀都是中国科大的教授,耄耋之年的李佩把60万存款都捐给了中国科大和中国科学院力学所。那天她穿了一身布衣服,布鞋子,背一个布的包,穿得朴素,气质透露的清冽感随着年岁日益芳醇。

走进银行汇款,没有任何仪式,就像处理一张水费电费单一样平常。

中关村13号楼,郭永怀一家一直住在这里。

这三栋小楼是1954年时,国家为安置科学家和海外学者而建的。就在这三栋灰砖小楼里,先后住过四十多位中国现代科学事业奠基者。所以,这三栋小楼又被称为“特楼”。

郭永怀走后,李佩一直住在这里,直到去世。反正执着,守着旧土就当是守着爱情了,每一寸回忆都可以驾轻就熟地被描摹。

2017年4月5日上午,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举行了郭永怀与李佩先生合葬仪式。两人长眠于中国科学院力学所院内郭永怀先生的雕塑下面。他们用生命诠释着什么是共和国的脊梁,郭永怀更是一个不应该被遗忘的英雄。